锦漪错衿时。

夜仿佛纸浸了油,变成半透明体;它给太阳拥抱住了,分不出身来,也许是给太阳陶醉了,所以夕照晚霞隐褪后的夜色也带着酡红。

【朱白】破晓

意识流短打。



独居者有扇寂静的窗。

窗里闷头平静,棂外无人造访。


小型幼犬们在夜幕环抱下依偎着平稳呼吸,茶几上烟灰缸里新添了些余温未殆的烟蒂。

床最大限度地被占到一半,余留下来的部分平整如常,凹陷不进温软。


窗外夜深,偶尔闪过的星不太亮,隆冬地暖也跟不上卧榻衾寒。

于是他又坐起身来,手肘撑膝点了支烟。

火星闪过后指尖就乍暖。


秋天时候就从沙湖和戈壁带回来些风,北风里夹带的沙子还没被内地的潮气彻底驱走。

和大西北的缘分,大概是无意间注定下来的。

那个冬天眼里总有风沙吹进去的滞留感,他很少能回独居的地方,把时间安排进细密的

【朱白】潜海

与非洲犀牛篇灵犀的联动,关于《悦游》里提到的帕劳无毒水母湖的短打。

时间线自2017.5月-2018.10月。

 

1.

2017年还没走到过半的时候,帕劳水母湖对外封湖,那曾一度是潜水爱好者们向往与流连的圣地。

 

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距离剧版镇魂杀青还有一个多月,无论身处车墩还是西太湖影视基地,在江南五月份的天里,朱一龙都很难在棚里得到天然的凉意。他靠在特调处的沙发上小憩,眼睛一闭再睁的功夫,抬眼就见溜出去兜风的人在门口下了平衡车,脚步轻快地往沙发方向走。

 

“龙哥,走,出去兜一圈?”白宇俯身靠在沙发背上,从左边凑近坐着的人鬓角,右手充当蒲扇...

for wedding
婚礼&蜜月

补一个上周末的车墩🙈
感谢旁友们的模特、服化道与摄影😉
@WHF是逗比大A  @龟行居止脑袋很圆
超级无敌托马斯全旋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快乐✧ෆ◞◟˃̶̤⌄˂̶̤

求姨姨们安利好康的娃衣和崽!😘
顺便给无属性星宸找对象(bushi)

ps:踩缝纫机的老师们球球了,给盖盖们做30cm的白西装叭,你们是最棒的QAQ!(芭莎永远在我梦里,就不用泥塑盖盖啦)
啵啵

【中秋故事会—风远】恰好

1.

“黑板上排列组合,你舍得解开吗,谁与谁坐他又……”
“行了行了别唱了,你那是舍不得解开吗你。”章远打断常风半走音哼着《那些年》的调子,递过去刚抖干净的板擦,督促他把黑板擦干净。


“我看他啊,是压根解不开吧。”赵承杰闻声笑着拐进门,丢过来两瓶矿泉水,“章远,下来打球打球,场子已经占好了。”
常风腾出手把水给章远递过去,“切,云微解得开就行,我学会那排列组合也没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
章远点点头,“行,等会儿,我给林风看完这题就走。”


林风,文理分科之后去了隔壁三班,底子本来就不比尖子一班和精英二班,再加上精力分散,数学和理综成了三班的吊车尾。

自打高二开...

【巍澜】酸甜

尝过醋发现,细节回甘。

沈老师教师节快乐(。•ᴗ-)_

眼见节气过了白露,秋老虎却还是赖着没走。

龙城最近雨露不多,新生的开学典礼结束,各个院系新鲜血液注入的进度条也恰好读满,军训场上方烈日当头,隔着不够透气的迷彩服,新生们恍惚间被骄阳打回了高考刚过那一阵子疯玩的燥热里。

每天下午都迎着太阳汗流浃背,雨神失灵求到太阳神的新生们总能看见那么一位出现极其不合时宜的男人坐在树荫底下观摩训练。

也从来没人约束他,得了寸就进尺,今天那人捧了半个冒着白烟的小西瓜,近看似乎是冰镇的,手指间缠绕拎着什么饮品,屈膝歪靠在学生们目光可即的操场栅栏边纳凉。

操场边过路的学生有跟他热情招呼的,也有不少老师...

48浴室推门实录

涉及cp:巍澜&生非&耕宇&井贤 &双双上交郭嘉组


五个分段。不同场景。不同情绪。不吃点×。


+V看xxx48 xx48洗枣


1.巍澜


“媳妇啊,家里沐浴露没了。”

隔着门赵云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沈巍闻声推门进去,在洗手台下面的柜子里翻找,拆掉塑封开了瓶新的,给美其名曰沐浴焚香完才好抱媳妇睡觉的麻烦人递过去。


“前天一起去买的,你给忘了?”

话一出口沈巍突然有些后悔。

听到问话,对面的人关了淋浴,侧身回头,冲沈巍勾着唇角。

找不到沐浴露,显然是故意的。


赵云澜最近头发有些...

这么久才有置顶 因为懒(……)
叫小锦 锦叭 JB 二狗子都行💛
AO3:zhaoergou 闺蜜随口提,那就赵二狗吧

读原耽类一年刚过 最喜欢priest甜甜
十一月才看书和剧版镇魂 入坑超晚
沉迷猫耳FM
沉迷棉花娃娃(佛收老朱老白的娃)
沉迷皮皮的文字
写同人偏原著向 rps另说

同人吃逆不写 尊重是前提
rps只有一对 怎么着都行 ↑↓轮不到我们寡

@八方如月和她一样喜欢《红楼梦》
(。•ᴗ-)_叭叭是宝藏 图片题字她的 也是我CP 我是0,但锦叭szd(……),ky我可以,欺负她不行。

脾气很好也很坏,很喜欢和没有恶意的旁友交流。

welcome 各种方式唠嗑
很庆幸遇见你们。(´..)❤
我想像生爹的名字一样勤更高产(guna)

无事献殷勤,非常喜欢你。 @八方如月

【巍澜】吻

1.

昆仑落在鬼王额间的唇角比起体温偏烫,抛去大荒间固有的萧疏,席卷了人间初来乍到的烟火。

 

鬼王头一回知道世间存在这样的表达方式,这种肢体间的接触能带给人奇妙的感觉。接触的瞬间额头轻飘飘软绵绵的,等神志漂浮回来,眉心以上被昆仑触碰过的位置又没由来的安稳踏实。如果意念是片雪原,彼时小家伙的心上一定不由自主地开出一片片格桑花来。

按照大封外的说法,那叫作吻。

 

小鬼王逃也似地钻进大封有光阴五十载,期间自己偷偷拿嘴唇触碰手背隔三差五地去尝试,却始终体会不到恍若置身昆仑山云端的触感。

不收拢魂火的另一只手撩起溪水递到嘴边润过,干裂的唇纹得到舒展,也给自顾自的体验...

【朱白】不应当,我只是份小炒

源自wb脑洞,一发短打


客官来份小炒?

今儿我既不是碗炒饭,也不是盘小菜。

我是老秦人熟稔偏好的一口小炒泡馍,没错,牛羊肉泡馍的升级版。


升级版也不确切,毕竟我们同宗同源,这么说泡馍算是我挑担,虽然我比他汁水少,但是我火辣啊。字面意思,又火热又辣,调点醋更提酸鲜。


从麦子地里出来磨成粉,水滋润过后我身子成了软乎乎面团,室温半发酵完被老板娘三下五除二擀作了饼,平躺在饼铛上受着炉子小兄弟的撩拨,体表升温,一来二去逐渐变硬,表皮微微酥脆了些。

还没等我硬朗够,就被掰开揉碎了,细细小小地变成了待炒的馍,那边锅子上汤已经腾热了,就等我下锅。...

【巍澜】潮焰

南海有潮的后续,前篇见合集

让他们俩度假拖到秋天,证明我真的怠惰hhh。


拍打礁石的潮浪布满了月色的床,身体某处的柔软,遇见能使人脱身暗夜的熹光,自然而然就变得硬朗。


  @八方如月 @零雨其濛  

将就一下?

© 锦漪错衿时。 | Powered by LOFTER